网站导航

播音学习资料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写给舞蹈教师们的一封信
添加时间:2019-06-18    阅读次数:235

吕艺生老师

北京舞蹈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北京中国民族民间舞蹈家协会 名誉会长、曾任北京舞蹈学院院长、学术委员会主任、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常务委员、中国舞蹈家协会副主席、北京舞蹈家协会主席、北京文联副主席等。主要从事舞蹈理论研究,著有《舞论》《舞蹈教育学》《舞蹈学导论》《舞蹈学基础》《舞蹈学研究》(合著)《舞蹈美学》《艺术管理学》《大型晚会编导艺术》《坚守与跨越:舞蹈编导理论与实践研究》《不二:从艺60年文选》等;主编撰稿《中国艺术教育大系·舞蹈卷》《舞蹈大辞典》《社会学百科词典·艺术社会学》等。荣获过第九届中国舞蹈“荷花奖”终身艺术成就奖、中国舞蹈家协会“卓越贡献舞蹈家”、中国人生科学协会“诚信人生十大杰出人物”等荣誉称号。

给舞蹈教师的一封信

工作在舞蹈培训机构的老师们:

大家好!大家辛苦了!

你们为中国的舞蹈普及,为中国舞蹈美育事业做出了出色的贡献,作为一名老舞蹈教育工作者,我感谢你们!全社会的父母们也感谢你们!但有件事我必须提示大家,千万别把好事做坏了。什么事呢?近年来因舞蹈而受的损伤越来越多,日益严重,已经引起医疗界和社会的关注!本来舞蹈是促使孩子们身心健康发展的好方法,但因方法不对,成功心切,欲速则不达啊!

仅看公开的信息,我就吓了我一大跳。我仅是让研究生到网上查一下相关资料,这一查可不得了,这一现象的严重比我想象的厉害多了!有人认为不多,甚至说这是“火星碰地球的概率”,这样对待孩子的生命与健康,实在让我哑言,让我感到震惊!

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儿童医院影像中心程华、刘宁瑶、段晓岷、彭芸四位专家与神经内科专家伍妘,对在儿童医院影像中心10例资料进行了分析讨论。10名患儿除1名车祸和2名外力致伤者外,其余“舞蹈练习下腰7例”,其后果不等,有的“出现下肢瘫痪,症状稳定不再进展。” 北京儿童医院的这一比例,已高达70%,这难道是“火星碰地球”吗?

在查到的资料看,损伤高发的年龄多在3岁半到8岁,大多数的幼儿舞蹈培训机构发生的,说明这些机构的舞蹈教师对常识性的生理与心理不够了解,缺少学习。这个年龄段的孩子的骨骼、肌肉和关节都未长成熟,特别是骨内水份较多,本身就容易弯曲,一般来说,此时学习舞蹈要顺其自然生长的自然规律,不适于靠外力来搬压。如果实在需要如杂技演员或专业舞蹈训练,也要经过热身后逐渐给点外力。国外因这种靠外力现象会产生法律纠纷,因此许多培训机构规定,幼儿教师决不可与孩子有肢体接触,而孩子学习的程度完全依从孩子自然情况,决不强加。这是必须要有的最起码的安全意识和观念。

有人误认为,学舞蹈就得练功,这不完全正确。人类自有舞蹈以来,都是顺其人体自然而跳舞,只有到了有其专业甚至舞蹈这行职业的时候,才为了职业需要而练功。全世界有那么多舞蹈,我国也有那么多民间舞足够幼儿期孩子学跳,为什么非要练功呢?跳舞≠练功,审美教育≠舞蹈技能训练,它们是两回事。

上述研究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对比:“国外文献报道,儿童Sciwora(儿童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的MRA)以颈段脊髓病变多见,发生率可高达76%,其次为胸段(占24% )。但本研究中及国内作者的研究中均以胸段及胸腰段脊髓受损多见,本组胸段及胸腰段损伤者8例(80%),颈胸腰段均损伤者2例(20%)。追其原因可能与不同地区的病因不同有关。国外的研究中车祸伤所占比例为45%~54.7%,高处坠落伤27%,产伤及儿童虐待15%,运动损伤13%。本组中除1例(10%)为交通事故所致外,其他患者均因舞蹈动作中运动不当(70%)或腰部轻微外伤(20%)所致。与国外病例以车祸伤和高处坠落伤为主要病因明显不同。尽管胸段脊柱由于肋骨的固定作用不易发生脊柱的过伸或过屈,但因有明确的胸、腰段脊柱过伸运动病史,且脊髓损伤部位与脊柱过度运动的位置相一致,提示脊柱过度运动与脊髓损伤之间的相关性。”

国外研究数据 国内研究数据



从数据上看,我国的舞蹈损伤案例已远远超越了国外,超越了西方发达国家,这真的让我着急了。教师们!如果我们再不当回事,我们将成为国际上的大事,难道真要把好事办成坏事吗?

在我们专业训练中,常常会出现强制性搬、掰、压。专业训练可能有两条理由,一是专业的强制性训练是有条件、有过程的,专业叫“活动开”,只有活动开了,毛细孔张开了,出汗了,才能实行强制;二是专业训练一般都设在12岁以后,我国与外国舞蹈专业招生都是如此,这是因为此时儿童骨胳、肌肉、关节与神经系统已经基本成熟,大脑发育较健全,适于接受教育。专业舞蹈训练不像杂技越早越好。现在家长们受功利影响太大,不想让孩子失败在起跑线上,因此找上舞蹈培训班的年龄也就越来越小,这本来就不很正常,因此违背自然规律的搬、掰、压也就在这个领域发生了。

由于专业舞蹈教育也缺少这方面的教育与学习,他们到培训机构中提倡吃苦精神。人们常会听到一种说法:“学舞蹈就是要吃苦!”“疼,练舞蹈能不疼吗?”对专业训练这样讲还可以,舞蹈训练确有这种功能,但对幼儿可不能靠坚强毅力,不能要求幼儿“疼了要挺住”,他一挺挺出了“脊髓损伤”可是一辈子的事。这种病,如果当时能发现,及时治疗或许好些,只怕有了问题还要挺,挺过去但伤留下来,等到老了才发现,那就晚了。只怕到那时谁也弄不清他是小时候练舞练的,那可贻误了终生。

北京华夏物证鉴定中心法医室胡志强,李影,宋世强在《法医学》杂志2012年4月第28卷第2期发表了一个案例:8 月 2 日,某区人民法院委托本鉴定中心就舞蹈动作与邓某目前的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等事项进行法医学鉴定。本中心认为,邓某有明确的外伤史,外伤后出现双下肢疼痛、麻木无力逐渐加重到双下肢肌力 0 级,MRI 所见符合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后遗改变。 鉴定意见为:被鉴定人邓某舞蹈动作与目前双下肢截瘫存在因果关系。某区法院采信了本中心的鉴定意见,做出了一审判决。显然这一案例已经过了法律程序,最后经法医鉴定,才经法院做了判决。

撰稿者胡志强本就是副主任法医师,他们直接分析了舞蹈训练中的问题:“腰部过度后伸是舞蹈训练中一个基本动作,又称‘下腰’。因受伤部位体表多没有红肿、青紫的表现,X线摄片和 CT 扫描也无法发现脊髓损伤部位的脊柱骨折或脱位,使多数人对此缺乏足够的认识。笔者认为,对于此类案件的鉴定,应从儿童脊柱、脊髓解剖生理特点入手,结合致伤方式、起病过程、症状体征、影像学以及其他检查结果、早期诊断要点等方面进行综合分析,提高对此病的认识,减少误诊,并从法医学鉴定的角度探讨腰部过度后伸与无骨折脱位型脊髓损伤之间的因果关系。”

由于舞蹈培训没有此方面的标准,也无此方面的约束规则,发生了问题大多会出现如下几种方式解决:一是认为练舞蹈就得这样,认了,忍了,最后不了了之,这是第一种;二是经过家长与教师双方从争吵到最后协商,教师拿钱私了;其第三种便有经过法医鉴定。

问题是这些情况,有可能我们的舞蹈培训不知情,经我们查询这种情况已经很普遍。《中国司法鉴定》2016 年第4期发表了一篇题为《下腰训练致儿童无骨折脱位型胸脊髓损伤因果关系鉴定2例》 的文章,二例的简要案情是:

【案例1】张某,女,6 岁;某年 2 月 25 日在练习舞蹈下腰训练时突然摔倒,当即感双下肢麻木、乏力,不能站立、行走,且症状逐渐加重,剑突以下感觉及双下肢运动功能丧失。伤后入院查体:胸腰段痛觉过敏,脐以下及双下肢触觉、痛温觉消失,双下肢肌力 0 级,肌张力增高,腱反射亢进,巴彬斯基征可疑阳性,导尿管留置在位,肛门反射消失。

【案例2】 李某,女,7 岁;某年 1 月 21 日在学习舞蹈下腰时受伤,伤后突然出现剑突下感觉、运动障碍。 伤后入院查体:脊柱生理曲度正常,棘突无压痛,无放射痛,椎旁无压痛,无放射痛;双上肢肌力 5 级,肌张力正常;双下肢肌力 0 级,肌张力消失;双侧膝、踝反射消失,腹壁反射消失,肛门反射消失。

令我不安的是,两例明确说明都是舞蹈下腰训练造成的。医生们说,幼儿的这一病症特别容易产生误诊,因为表层见不到红肿或青紫现象,开始舞蹈教师、家长都容易认为没有伤,以为孩子怕痛,不肯吃苦。因此他们都会从提高孩子的艰苦奋斗、吃苦耐劳和坚韧不拔的精神出发,以为“咬咬牙就过去了!”如果短期内看不出什么症状,大家都会认为舞蹈训练理所当然。因此说“脊髓损伤”很有欺骗性,但一有后果就十分严重,可致残终生。造成不能误诊,这会造成一辈子的后患。

亲爱的老师们!

我本以为发生这种情况,在舞蹈学习中可能是凤毛麟角,但在网上公布的医疗案例中,特别是从医生们分析的比例,又进行了中外的比较来看,我们再不能小觑此事,我们要对未来中华民族的公民负责,不能损伤他们的身体,他们中说不定某一个就是未来的伟大科学家,是国家的栋梁甚至领袖。为了人民的健康,我建议:

对非专业院校少年儿童,特别是幼儿的舞蹈学习,轻易地不要采取搬、压、掰等强制方法,如实在必要,必须经过热身程序,先练开了再实施。

社会培训机构,要主动制订相应的制度,制订制度时要咨询医生的意见,以避免发生问题分不清责任。

孩子家长不要随意提出强制训练的要求,如果主动提出这样的要求,特别是在学习时间很短不能有热身过程时,练出问题家长与教师都有责任。如果不是家长这样的要求,教师必须慎重!再慎重!

祝大家的培训工作顺利!谢谢!

吕艺生

2019年3月25日